妙趣橫生小說 五胡之血時代 線上看-第723節

Home / 歷史小說 / 妙趣橫生小說 五胡之血時代 線上看-第723節

五胡之血時代
小說推薦五胡之血時代五胡之血时代
“这种奇耻大辱,估计就算是司马睿这种人,也是不能接受的吧。”
刘预戏谑的说道。
江东,京口。
作为沿江的城邑,京口的规模其实并不大。
而且这里的土地多有滩涂沼泽,江东豪强在早早占据了肥沃好地以后,北方南渡的百姓就只能选一些低洼的荒地开垦了。
经过这些年的经营,如今的京口总算是有些人丁繁茂的样子。
在京口南面流民聚集的地方,几家最大势力的流民帅正在碰头商谈着什么。
“现在这世道,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了。”
一名粗豪的黑脸流民帅坐在上首率先开口说道。
就在昨日,建康城中发生了诡异的变故。
城中的皇帝、大臣和豪强们突然之间相互戒备了起来,各自率领兵马自保一方。
不仅如此,随后各方势力的使者,纷纷都是往京口奔赴而来。
“看不懂就看不懂吧,那些高门贵人们行事,咱们什么时候看得懂过。”
立刻就是有人出言嘲讽道。
“嘿嘿,更看不懂的还在后头呢,你们还不知道吧,我刚刚得到消息,建康城中好几家高门大姓,已经是打算派人来我们京口,与我们结为姻亲呢。”
一名精壮健硕的流民帅开口说道。
此话一出,立刻就是引来了众人哄堂大笑。
“刘七,你是不是昨夜喝酒昏了头,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也不看看咱们是什么门第,怎么可能有高门来跟我们联姻!”
“就是啊,那些高门大姓恨不得鼻子都长到天上去,哪里肯正眼瞧我们。”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除了需要兵丁作战,会说一些好话哄哄人,就已经很好了,哪里可能什么联姻。”
“哈哈哈,刘七兄,我看你是惦记哪家高门的女郎,想的有些失心疯呢。”
众人纷纷都嘲笑了起来。
这个被叫做刘七的汉子闻言,也是并不恼怒,而是依旧笑嘻嘻的说道。
“你们这些人,真是目光短浅的和那。”
“也不好好看看,如今是什么情势了,北面大军随时南下,建康城中的皇帝公侯们,马上就要做了阶下囚,那还有本事在维持什么高门大姓的脸面。”
“北军来了,那又如何,还不是高门是高门,寒门是寒门,咱们继续做咱们的平头百姓。”有人出言说道。
“嘻嘻,所以我说你们是目光短,等到北军南下,那就是要变天了,谁规定的高门大姓永远是高高在上,咱们就必须被踩在脚底下?”刘七说道。
有人心思敏感,立刻察觉了刘七话里有话。
“刘七兄,你可是有什么好的门路,要指点给兄弟们吗?”
“门路自然是不敢保证,不过早做一些打算,我还是想了一些主意的。”刘七说道。
众人闻言,纷纷都是靠拢了上来。
刘七见状,心中大喜,脸上努力保持着平静,然后才是说道。
“我乃是彭城刘氏,当年大汉楚元王之后,你们可是还曾记得?”
此话一出,有些人心中顿时大为鄙夷了起来。
眼前的刘七,的确是彭城郡人,不过也就是一个寻常人家,所谓的彭城刘氏的光辉门第,也根本轮不到他这个小宗旁支身上。
否则,怎可能与大家一起窝在京口种地过活。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五胡之血時代 起點-第670

Home / 歷史小說 /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五胡之血時代 起點-第670

五胡之血時代
小說推薦五胡之血時代五胡之血时代
眼看着土地被夺,牛羊牲畜被征调,还要被驱赶到西面荒凉酷寒的发羌高原一带,那就简直是去送死。
既然如此,大家干脆就是扯旗造反吧。
反正,对于河西各部来说,大家都是经常做反复无常的事情。
若是事情成功,那就能凭借凉州河西继续生活下去。
若是事情不妙,他们也能在汉军穿过陇西山道抵达之前,在凉州剽掠一番再往西去。
他们可不相信,汉军会追着去翻雪山。
“就算是情有可原,既然已经造反了,那也是没有原谅的理由了。”
刘预听完事情的原委,却也是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同情。
作为凉州精华心腹的河西一带,充斥的鲜卑胡人竟然能轻易的扯旗造反,不仅是隔绝陇西道路,甚至还有威胁关中的存在。
“陛下,可是要雍秦二州发兵?凉州刺史张茂的奏报一直没有来,应该是交通断绝,肯定是兵马有些紧张。”
郗鉴刚刚得到的情报,并不是凉州刺史发来的,而是在秦州传来的讯息。
很显然,秃发推今的这一次造反,对于凉州的影响肯定很大,以至于凉州刺史张茂根本无法传递消息出来。
“先不要着急。”
刘预稍微一想,并没有着急做出发兵的命令。
“如今还根本不知道这个秃发推今有多少兵马,也不知道凉州当地的豪强是如何态度,轻易发兵实非上策。”
刘预已经是想到了最坏的结果,就是秃发鲜卑造反的背后,有着凉州大族豪强的影子。
因为他虽然承认凉州张茂继续保留权力,但是对于凉州河西一带的几大家族豪强的权势,却是非常想要削弱的。
历史上凉州几次易主,这些豪强大族可都是起了关键的作用。
他们在凉州可都是真正的地头蛇,凉州张氏不过是一条小小的过江龙罢了。
“先派人去关中,要各军府兵司备战准备,不管是粮草也好,还是兵器也罢,都要准备一年份的。”
刘预继续说道,“秃发推今,既然已经领着各部造反,那凉州鲜卑杂胡,就绝对不能是简单的迁徙了。”
“谁要是跟着反了,朕就要他们亡族灭种。”
刘预对于未来的知晓,早已经让他杜绝了一切仁慈之心。
河西鲜卑可不是凉州的土著居民,他们原本都是草原上游牧的。
从东汉以来,草原生计一日一日变的辛苦,是汉魏晋三朝连续接纳安置他们。
可从一开始,这些胡汉混居的地方就再也没有了消停。
“当年并州的秃发树机能,跟这些秃发鲜卑是什么关系?”
刘预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向郗鉴问道。
“陛下,那秃发树机能,就是这个秃发推今的曾祖父,当年秃发树机能败亡,其子率部西迁凉州一带,如今一算,也已经有几十年了。”郗鉴说道。
“原来是这样。”
刘预心中就是一阵啐骂。
当年司马炎派兵剿灭秃发树机能,要是能再彻底一些,哪会有今日的秃发鲜卑再叛。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五胡之血時代 ptt-第652節讀書

Home / 歷史小說 /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五胡之血時代 ptt-第652節讀書

五胡之血時代
小說推薦五胡之血時代五胡之血时代
“将军,咱们已经过了南中群山,我听说只要继续前行,就是一片大大的河谷平原,根本不用担心路途问题了。”
面对这些部将们的请战,苟晞却是摆摆手制止了。
“骠国遍地瘴疠,比十万大军还要难对付,哪有你们想的那么简单?”
“其中前方的河谷平原,最是瘴疠纵横之地,本地的骠国人都不敢在此久留,可绝对不是什么好地方。”
苟晞对于骠国的风土人情,可是提前做了许多的准备。
都市言情小說 五胡之血時代 線上看-第652節閲讀
骠国地处湿热,跟中原关中的气候是完全不同的。
在中原一带,有水的平原都是一等一的好地方,不仅是土地肥沃,还是丁口密集的富庶之地。
但是在骠国这里,却是绝对不一样的情况。
从野人谷往南的千里河谷,虽然是一片平原,但却是常年湿热,瘴气最胜的地方,也就是最危险的地方。
“告诉昂首,要是没有舆图,那本帅就派人前方探路,他准备向导和马匹。”苟晞说道。
昂首大王得知苟晞的命令后,立刻就是涕泪横流的答应了下来。
火熱小說 五胡之血時代 起點-第652節展示
两个月之后。
刘预从洛阳派来的使者,终于是一路快马加鞭的赶到了。
经过宁州当地豪强的领路,见到了已经准备要开拔继续前行的苟晞。
在接受了诏令之后,苟晞虽然心中略有不满,可是也不敢表现出来。
刘预对于自己的不信任,这是绝对不可避免的。
只不过没有因此彻底断绝补给,也算是很够意思了。
“这是什么?”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在接过一个密封的木匣后,苟晞不禁有些疑惑地问使者。
“将军,这就是陛下赐予你的西南夷舆图。”使者笑眯眯的说道。
自从进入苟晞军营后,使者就看到军营中的兵士们一个个穿金戴银,都是穿戴的富丽堂皇。
他就知道,这一趟差事绝对是能大赚一把的。
“西南夷舆图?”苟晞不禁有些惊愕。
刘预远在洛阳,怎么会有西南夷的舆图?
苟晞立刻又是想到,莫非是骠国或者身毒一带的沙弥信徒,有去往洛阳然后绘制的吗?
因为靠近天竺大陆的身毒,骠国中很是流行沙弥教。
只要是沙弥教徒都是一路混吃混喝的游历。
苟晞打开地图的时候,旁边的使者还在说道。
“陛下授予这舆图给将军,就是想让将军知道,前方有大片的富庶之地,可以给将军大施拳脚,成就一番丰功伟业,而不必困守宁州一隅之地。。。。”
听到这个使者的转述,苟晞只是安静的看着慢慢展开的舆图。
旁边的几个氐羌部将们,却都是一个个心中升起了不满。
他们原本都是居于陇西关中一带,若不是被刘预迁徙驱赶,怎么能到宁州来。
这下倒好,刚刚帮着在宁州打了胜仗,就又花言巧语的继续驱赶他们。
若是以前,他们顶多是敢怒不敢言。
可是如今,情况已经是大为不同了。
主将苟晞刚刚迎娶了骠国大王的女儿素鸡公主,获得了半数骠国部落的效忠,可谓是有了一个新的落脚地。
若是刘预再继续欺负他们。
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五胡之血時代-第652節閲讀
他们那可就鼓动起来,领着骠国蛮杀向宁州去!

7petk精彩都市小说 五胡之血時代 愛下-第626章讀書-h22gw

Home / 歷史小說 / 7petk精彩都市小说 五胡之血時代 愛下-第626章讀書-h22gw

五胡之血時代
小說推薦五胡之血時代五胡之血时代
望着眼前上蹿下跳的张安国和邵进,耿京恨不得立刻把他们大卸八块。
娘希匹,你们这两个夯货,不仅要叛变谋害我,还要算计我的老祖宗啊。
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过,耿京还没有丧失理智。
他现在是天平军节度使耿京,而不是辛弃疾的后裔辛霁云。
耿京收回了目光,并没有作答张安国的话。
而是看向了辛弃疾。
只听耿京大声的说道。
“咱兄弟们举义,可不是为了杀自己人!”
“辛弃疾虽然有过错,但早就立下了军令状,我也是答应了。”
“今日既然提来秃驴脑袋,抢回了大印,也就完成了军令!”
“此事作罢,任何人不要再提了!”
如今屋内的一群人,在历史上留下名声的也就只有辛弃疾了,可谓是文武双全的人才啊。
辛弃疾历史上曾任南宋的一路安抚使,相当于后世的高官。
妥妥的高干啊。
哪怕他不是自己的祖宗,这种粗大腿也不能让他跑了。
否则,就算自己躲过张安国、邵进这俩叛徒的暗害,也未必能抵挡而后的女真金兵啊。
皇宋共识: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
听到耿京的话后,辛弃疾也是心头一阵感激。
他立刻拱手谢过。
“弃疾谢节帅!”
耿京心说:你可不能万死,你要死了,那岂不是就没有以后的我了。
也曾混迹国企单位,算是有些见识的耿京,立刻就是凭借记忆中的套路好言安抚了几句。
此时已经是夜深。
众人聚在一起,也就是为了辛弃疾这件事。
现在已经一切处置完毕,不管是有人满意,还是有人心中不服。
也都纷纷退了下去。
在所有人走后,只有耿京自己独自一人留在了偌大的厅堂之内。
周边的蜡烛闪动着橘黄色的亮光。
屋中的家具摆设,被照出影影绰绰黑影。
再加上窗外的风雪呼啸声,显得格外的阴森。
特别是在耿京面前的桌案上,还摆着一个血糊糊的人头!
这就是两天前窃印逃跑,想要去投降女真人的义端。
义端是一个和尚,自然也就是一个关头。
耿京刚才一直都没有来得及打量这个首级。
此时才是有机会认真的端详起来。
这个脑袋是被从咽喉处齐齐斩下的,创口的皮肉和骨茬,都是非常的平滑。
很明显辛弃疾刀法干净利落。
在下刀的时候没有丝毫的犹豫。
迸出的鲜血沾满了整个脑袋,散发出一股腥味。
只有白净的脸庞上,被人仔仔细细的擦拭过,露出了清晰白净的五官面孔。
这是辛弃疾所谓,就是为了方便复命的时候,让耿京辨认模样。
耿京看着眼前的人头,虽然有些许紧张,却没有丝毫的害怕。
甚至,还有一丝隐隐的兴奋。
义端和尚的眼睛半睁半闭,半张的眼珠正对着耿京的双眼。
就仿佛会说话一般,透露出临死之前的恐惧和不敢置信。
“嘶!”
耿京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恐怖如斯啊!
辛弃疾可真真的是个狠人啊!
这干脆利落的下刀,并没有因为义端和尚是旧友,而有丝毫的犹豫。
看着眼前这个血淋淋的人头,耿京心中又是一动,忽然想到了自己在历史上的结局。
“张安国、邵进已杀京降金!”
“张安国,邵进!”
“杀京!”
一想到这句话,耿京的脖子就是忽然的一凉。
他又瞥了一眼义端的首级。
要是自己被张安国、邵进给杀了。
也肯定会这样被斩下首级,然后被放到一个托盘里吧。
好家伙,耿京一阵想不要紧,后颈的脖子不仅是感到一阵凉意,更是仿佛有了一阵刺痛。
耿京立刻就是忍不住伸手捂住了后颈!
望着眼前上蹿下跳的张安国和邵进,耿京恨不得立刻把他们大卸八块。
娘希匹,你们这两个夯货,不仅要叛变谋害我,还要算计我的老祖宗啊。
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过,耿京还没有丧失理智。
葬天特警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他现在是天平军节度使耿京,而不是辛弃疾的后裔辛霁云。
耿京收回了目光,并没有作答张安国的话。
而是看向了辛弃疾。
只听耿京大声的说道。
“咱兄弟们举义,可不是为了杀自己人!”
“辛弃疾虽然有过错,但早就立下了军令状,我也是答应了。”
“今日既然提来秃驴脑袋,抢回了大印,也就完成了军令!”
“此事作罢,任何人不要再提了!”
如今屋内的一群人,在历史上留下名声的也就只有辛弃疾了,可谓是文武双全的人才啊。
男神,你有毒
辛弃疾历史上曾任南宋的一路安抚使,相当于后世的高官。
妥妥的高干啊。
哪怕他不是自己的祖宗,这种粗大腿也不能让他跑了。
否则,就算自己躲过张安国、邵进这俩叛徒的暗害,也未必能抵挡而后的女真金兵啊。
皇宋共识: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
听到耿京的话后,辛弃疾也是心头一阵感激。
他立刻拱手谢过。
“弃疾谢节帅!”
耿京心说:你可不能万死,你要死了,那岂不是就没有以后的我了。
也曾混迹国企单位,算是有些见识的耿京,立刻就是凭借记忆中的套路好言安抚了几句。
此时已经是夜深。
众人聚在一起,也就是为了辛弃疾这件事。
现在已经一切处置完毕,不管是有人满意,还是有人心中不服。
也都纷纷退了下去。
在所有人走后,只有耿京自己独自一人留在了偌大的厅堂之内。
周边的蜡烛闪动着橘黄色的亮光。
屋中的家具摆设,被照出影影绰绰黑影。
再加上窗外的风雪呼啸声,显得格外的阴森。
特别是在耿京面前的桌案上,还摆着一个血糊糊的人头!
这就是两天前窃印逃跑,想要去投降女真人的义端。
义端是一个和尚,自然也就是一个关头。
耿京刚才一直都没有来得及打量这个首级。
此时才是有机会认真的端详起来。
这个脑袋是被从咽喉处齐齐斩下的,创口的皮肉和骨茬,都是非常的平滑。
很明显辛弃疾刀法干净利落。
在下刀的时候没有丝毫的犹豫。

7a57s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五胡之血時代 愛下-第597章熱推-y5tpu

Home / 歷史小說 / 7a57s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五胡之血時代 愛下-第597章熱推-y5tpu

五胡之血時代
小說推薦五胡之血時代
因为汉军府兵严格继任律令,导致有大量的军府兵子弟没有机会成为正兵,只能苦苦的等待机会。
也是这个原因,董平在洛阳的募兵很快就是收到了成果。
“实在想不到啊!”
刘预看着手中的奏报,心中不住的感叹。
“这才短短的三个月,就已经募集了十二军的士卒。”
吾魅天下
“足足有两万人的精壮,之前竟然全都沦为辅兵或者市井,实在是太可惜了。”
在这份奏报上,董平相信回报了在洛阳的募兵情况。
募集的士兵,基本都是军府兵治下的辅兵,要不就是城市中的市井平民。
这些人都经过了严格的选拔,凡是被选中的人,都是丝毫不差于军府兵正兵的人。
“陛下,如今朝廷开疆拓土,不知道多少人都是因此封侯拜将,全都是陛下赏罚得当,这才引得民间忠义之士尽数来效力啊。”
旁边的公孙盛笑着说道。
这个在洛阳募兵的办法,就是他帮助具体操作的。
此等功劳,他是与有荣焉。
“洛阳的募兵这么快就足够了,那样的话,关中、荆州的安危基本就是有了保障了。”
刘预满意的说道。
洛阳的这一支常备军,只要编练完毕,就可以随时应对周围的突发情况。
“如今看,还是淮南的情况为先吧。”
“陛下,传给各州军府的调令,都已经完毕了,至多一个月,就可以大军集结。”公孙盛说道。
“嗯,非常好。”
刘预点点头,然后继续说道。
“江东的司马睿,最近正在闹着要退位给他儿子继承皇位,整个江东朝野都是鸡飞狗跳,跟本无暇顾及淮南,只要大军一亮出旗帜,恐怕就能传檄而定了。”
对于这个情况,刘预还是有几分小期待的。
淮南聚集了大量的北方流民。
穿越恒古之修仙記 寒仕
这些流民本身,都是极其渴望回到家园的。
只不过,受制于当地晋室官员军队的约束,很难脱离管束。
要是汉军挥师南下,渡过淮水,那么情况就会大为改变。
这些北方流民,大部分都会成为汉军的潜在助力。
“夺取淮南,轻而易举,难得问题却是在后面。”公孙盛说道。
“且不说攻略淮南需要的粮食辎重消耗,就是淮南数以万户的流民,就全要仰仗陛下给予口粮了。”
刘预听到这个问题,也是陷入了思考中。
今年淮南遭遇的大旱,大半个淮水都是消退了。
至于淮南的农田,自然也是几乎绝产。
本来就基本没有余粮储备的流民们,肯定是要饿肚子了。
要是没有汉军即将南下的消息,这些淮南江北的流民们,就会自愿或者被迫向南继续逃亡。
南方的江东,可是世家大族和江东土豪的天下。
这些势力单薄,一盘散沙的流民只要去了江东,必然会沦为他们奴仆和部曲。
绝望的情况下,这是他们唯一的一条生存路。
不过,如今却是不同了,刘预马上就要派兵南下攻取淮南。
到了那个时候,他们中的人就可以有摆脱晋室官吏的压榨了。
“这些流民,不,不仅仅是这些流民,其实所有的人,都是真正的财富。”
刘预听到公孙盛的顾虑,没有着急回答,而是缓缓的说道。
奉旨三嫁:悍妃不可挡
“只要能把这些流民,真正的转化为大汉的子民,拨付一些粮草,又是算的了什么。”
“可是,陛下难道不知道,如今府库的粮草,除了防备边塞战事的储备,基本是没有太多了,那要如何再筹措多余的粮食呢?”公孙盛问道。
“呵呵,你真觉得,这是粮食不够的问题吗?”刘预笑道。
“那是自然,朝廷府库中的粮食不富裕,难道不是粮食不够吗?”公孙盛疑惑道。
“你这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
刘预神秘一笑。
“臣愚钝了,还是陛下明言吧。”公孙盛没有什么玩字谜游戏的心情。
“这两年天下基本太平,又没有太多的大灾,少有的一些灾荒,也都是挨过去了,如此的情况下,怎么可能缺了几万户流民的口粮。”刘预说道。
“可是,粮库里面的储备真的已经不多了。”公孙盛说着,从桌案上取出大司农的奏表说道。
“朕不用看那个东西,我想要说的粮食,现在也不再粮库里面。”
“不在粮库里面,那是在哪里?”公孙盛问道。
“这粮食,不再小民的家中,也不在朕的府库中,你说,那还能在哪里?”刘预说道。
“啊,陈明白了,陛下的意思是,豪族大姓家中肯定有存粮。”
“何止是有存粮,简直不要太多。”
刘预心想,自己之前也是想的太简单了。
总想着,天下战乱十多年,总共不过安稳了三五年。
就算是那些豪强大族,家中日子肯定是紧紧巴巴。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啊。
刘预新设立的‘绣衣使军’接二连三的回报,根据他们的调查。
如今各州郡的豪强大姓家中,又已经是满满当当了。
你的微笑灿若晨星
许多豪强大族粮食甚至已经是多余到可以酿酒了。
要知道,为了减少粮食的消耗。
在如今的大汉,可是严格控制酿酒的。
普通的酒水,只有到专营的市集才能买到。
民间酿造的果子酒等除外,所有的酒都是征收高额的税赋。
萬古絕倫 絕論張
这么一手‘刮地皮’的办法,还是刘预从后世‘富宋’学来的。
把一切能收税的玩意儿,都是尽可能的收税。
这样就能营造出一副‘富庶景象’了。
爱上千面伊人
“陛下,臣觉得,这些世家大族的根本就是粮食和土地了,不知道再动他们的粮食,又要如何应对可能的情况呢?”
公孙盛有些为难的劝谏道。
他觉得,自己已经猜到了刘预的意图了。
既然豪强大族家中有粮食。
那就是去抢来好了。
就如同当年收拾那些不肯合作的豪强一样,随意安插个罪名,就能抄家了。
不过,这个抄家一时爽,随后引发的‘兔死狐悲’的效应,可是相当的棘手的。
现在,外面可没有什么凶残的‘胡虏’,来吸引仇恨了。
一旦有什么不满,那都是全吐到刘预的头上的。
“哈哈哈,先生,你这是想到哪里去了。”
刘预顿时就是一阵失笑。
“难道是臣说错了吗?”
“朕可没有打算去抢掠豪强富商,只不过是想要他们主动献出来。”刘预说道。
“主动献出来?”
公孙盛一听,顿时大摇其头。
“陛下,臣觉得,让他们主动献出来的可能性,还不如直接去抢来的方便。”
他对于那些世家豪强的嘴脸可是非常清楚的。
别看一个个都是满口的忠孝仁义,其实肚子里都是锱铢必较的利益。
“你我君臣,说的话倒像是一对强盗呢。”
刘预心情显然很好。
“其实,朕的办法很简单。”
“这些世家豪强手中有粮有钱,也可以算是有人,可是有一样东西,却只有朕的手中有。”
“陛下说的是什么东西?”
饲养全人类 三百斤的微笑
“那就是官职!”刘预说道。
公孙盛眉头一皱,顿时觉得不太靠谱。
“陛下,卖官鬻爵可是治国的大忌啊!当年桓灵二帝,就是各种卖官敛财导致的民心尽失啊。”
“虽然说,那些卖官的钱很多都用在了平定西凉羌乱上,可是卖官鬻爵的名头一开,那就是贻害无穷啊。”
公孙盛说的情况,刘预也是有多了解的。
当年东汉的桓灵二帝,都是面临世家大族逐渐强横的时代。
纳税的平民百姓越来越穷,朝廷自然也是越来越穷。
可是需要花钱的边患军事开支却是越来越多。
就算是这种情况下,皇帝开启了卖官的门路,也直接被喷的狗血淋头。
“哈哈,这个情况,朕自然是知道的。”
“不过,此等情况,却是要看如何操作呢。”
“同样是卖官,把官职卖给寒门商贾,就大大不同于卖官职给清流世家。”
“你把官职卖给寒门商贾,人们就会说朝廷吃枣药丸。”
“如果把官职卖给清流世家,人们不仅不会骂,恐怕还会装作看不见呢。”
“甚至于,还会有人出来说这是‘雅政’。”
刘预对于这个情况的出现,是充满期待的。
“陛下的意思是,想要把官职卖给世家大族?”
刘预听到后,点点头,然后继续说道。
“不错,朕就是如此想的。”
“所谓今时不同往日,当年桓灵二帝的大汉,朝廷的官员任免录用,都是操弄在一众天天品评举荐的名士手中。”
“而如今的天下,官职的授予,却是掌握在朕的手中。”
“哪怕是风流名士,不参与科举,也是没有什么出路的。”
“所以,朕才这么有底气。”
——————
公孙盛一听,顿时也是来了精神。
“陛下,打算卖什么官职?”
“不知道是朝中的郎官,还是台阁的文学一类?”
公孙盛说的这些官职,虽然级别不是很高,但是都算皇帝的近臣,有着得天独厚的尊贵。
“不是什么郎官,也不是文学。”刘预摇摇头。
“那陛下打算卖什么官职。”公孙盛问道。
“刺史!”
“什么?刺史?!”公孙盛顿时有些怀疑自己听错了。
“是的,就是刺史,秩为二千石的州刺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