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btvu言情小說 我在絕地求生撿寶箱 愛下-第三百四十一章:山雨欲來風滿樓看書-8ohzt

Home / 遊戲小說 / 9btvu言情小說 我在絕地求生撿寶箱 愛下-第三百四十一章:山雨欲來風滿樓看書-8ohzt

我在絕地求生撿寶箱
小說推薦我在絕地求生撿寶箱
毫不避嫌,因为段玉成的词,值得上九十九分!
接下来丝毫没有了悬念。
第二次时提词,咏志!
大家一致决定,让段玉成最后一个作答,不然这作词环节可就没什么好看的和期待的地方了。
段玉成自然是笑着答应了,不过当他们朗诵完毕之后。
段玉成一首《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力压全场。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
“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
“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
“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
“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
“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即便是最后一个朗诵,段玉成依旧是牢牢地把持着第一。
让其他人望尘莫及。
参赛选手了,有的苦笑,有的无言,有的只有赞叹,还有的….目漏凶光。
台下的学生们,看直播的观众们还有评委老师们已经麻木了。
好词!
哦?段玉成写的,那没事了,应该的。
最后一次提词,倒也是有趣竟然是爱情。
众所周知,段玉成木得爱情。
苏怜星也是侧目。
苍天悲 晓疯子
走到了这一步自然是希望段玉成继续前进,力压全场。
可是怎么感觉这个题材如此危险呢?
其他的人照旧是先来。
十几分钟之后,轮到了段玉成!
不就是一首爱情词吗?哥没有爱情,但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不会爱情总会爱情悲剧吧!
三國立誌傳
段玉成笑吟吟的走上台道:“《钗头凤》。”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
“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
“瞒,瞒,瞒! ”
段玉成并没有选择陆游的钗头凤红酥手,而是选择了唐婉的世情薄。
相比较而言,还是较为喜欢唐婉的这首词。
大家浑身一颤,用词考究。
情感喷发而出…似乎是在那种让人痛不欲生的爱情悲剧。
评委老师们叹气再度打出了高分。
二此时剩下的参赛选手仅仅只有八个人。
纷纷笑着摇头叹气。
与段玉成同台竞技,实属我之不幸啊。
不过却是文坛之幸事!
苏怜星挣得同意后笑吟吟的说道:“我们看到段玉成同学代表着魔都大学喜获诗词第一!”
“让我们请段玉成同学给大家讲两句如何?”
台下掌声雷动。
倒是段玉成有些尴尬了,不过有这即兴演讲技能他很快适应了下来。
蜀天錦繡 祭N
面不改色的走上台去。
雀上枝头
轻描淡写的瞥了一眼戴昊焱突然笑道:“我也不是什么优秀的诗人。”
“龙国文化博大精深,我只是在知识的海洋中探索的一员而已。”
“换而言之,我只是龙国文字的搬运工罢了!”
“并没有什么可骄傲的,不过能站在这里还是要感谢老师…”
后面的一长串说完,段玉成就准备往下走了。
但是苏怜星却有些不满足,笑吟吟的站在段玉成旁边道:“段玉成同学太谦虚了。”
“我们看到你在文学道路上已经走得很远了。”
“可否给我们讲解一下,在你看来文学的价值在哪里?”
亚人类(正式版) 均倾
段玉成一懵…文学的价值?
嗯,耽误我打游戏?
耽误我直播?
话不能这么说嘛,这么多人呢,铁定社会性死亡。
段玉成琢磨琢磨,突然脑海中了灵光一闪。
一段突如其来的言语直入脑海。
“好吧,那我就认真的,严肃的回答这个问题!”
“在我看来,文学最大的用处,就是它没有用处。”
曉霜紅葉舞歸程 荼荼七月
此言一出,台下哗然。
文协刘老眉毛一皱似乎有些不喜。
同为参赛选手的魔都文协中年人张达光也是眯着眼睛看了段玉成一眼。
文学传承都是时代的精华!
都是有深刻意义的,都是能洗涤人的灵魂,为何没用处?
这话怕是要得罪天下所有文人!
段玉成的目光平淡而带着威势。
漠然的看了一圈,继续道:“科学的发展能直接改变人的生活。但文学对人类、对社会的作用,不是这么发挥的。”
“咕嘟…”苏怜星也被段玉成的言语惊到了。
急忙道:“那在你看来,文学该如何发挥呢?”
“时代有时代的进化,古人有古人的魅力,未来自当可期。”
“我们应当去其糟粕,取其精华。”
“在我看来,如今的文坛少有人被称之为文人。”
“十有八九都是为了盈利,为了钱财去写一些诗词。”
“其中夹杂着无病呻-吟的之乎者也,滥竽充数。”
“无外乎,啊~你是如此的美丽,你是如此的雄伟。”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
“毫无底线,毫无用处!当然也是因为文学的毫无用处才让他们能够滥竽充数。”
“若是文学想要洗涤人性的灵魂,教化世人!”
“应当从根源上剔除那些腹中没有半点墨水的人。”
段玉成的发言越来越大胆!矛头直指整个文协。
魔都大学第一次的中秋诗词大会,关注的人还是很多的,不乏有各地文协的人。
此刻,魔都文协院外的一辆黑色轿车里面,一个老者看着屏幕上的段玉成,气的脸色涨红。
一巴掌拍掉了手中的茶杯,怒道:“后生!可恶啊!文协诺大的名头怎能让他如此放肆?”
“会长,别生气就是小年轻,年轻气盛..你别动气!身子骨要紧。”
“名声才要紧!”老会长眼睛一瞪,浑浊的眼神中带着慑人的锋芒。
喘了两口气道:“我记得最后对对联的环节是我们安排的?”
“是是是…因为对对联能考察作词作诗的基本功。”
“好,安排一下,稍后我会亲自过去。”文协会长眼睛一眯,淡然说道。
“啊…哦…好的。”
…..
话说回台上,场下鸦雀无声,段玉成转身就要离开的时候,一道刺耳的声音响起。
“哦?那段玉成同学可真是文坛后起之秀啊,你觉得如果在场的参赛选手若有滥竽充数之人,该当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