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klyr优美言情小說 華夏一家 ptt-第二二零章 個人的私兵相伴-6yzb2

Home / 歷史小說 / vklyr优美言情小說 華夏一家 ptt-第二二零章 個人的私兵相伴-6yzb2

華夏一家
小說推薦華夏一家华夏一家
他专门讲了一下史弥远兴起的文字狱那一节。不光在川陕的犯人要赦免,川陕以外的同样要干净彻底的赦免。
新宋国继承了前朝,就应该在全国大赦天下,太阳照射到的地方都要知晓。
他叫月桥在报纸上刊登出来,昭告天下。
接着,老曹的军工部提出了军费清单,丁辅看到后一下子眼睛都大了,简直就是一笔天文数字。
幸亏还没有将税赋押往临安,朝廷就倒了,不然成都根本就无法运转。
一桌子的人都在议论纷纷,赵晓兵端起他的茶杯细细品茶。
等大家平静下来后曹友闻做了解释:以往新军的军费大部分是靠自筹,如今既然建国了,肯定要纳入统一收支。
赵晓兵才接过去继续陈述道:“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将犍为煤矿开发交给国家的原因,以往都是我和曹将军自己干,赚了是我们自己的,再把钱用来养兵,长此以往那不是成了个人的私兵。”
他再做阐述:“今年乘机扩军戍边,稳固边防乃大势所趋。故而军费开支巨大,明年罗城财税所得全部收入府库,总体还是有盈余的。”
三个老人听完,心中的石头才缓缓落到肚子里去。
接着是礼部关于祭祀的提议,大家都同意。
赵晓兵说今后礼部的主要工作是抓文化思想教育,抓科学研究,他举了农耕、农具新发明对于减轻农民劳作负担,增加耕种面积提高收入,让多余人口释放出来从事手工业生产获得收益等等新方法。如此循环下去国家又多了税赋。
他建议礼部组织一次科举考试,发现人才,搜罗天下英才为新宋国所用。
说到抓教育,开科举大家都喜欢,讨论热烈。李植更是捻须颔首,这些个点子一出来他们都赞成,全票通过。
最后才是丁辅关于薪酬的议题,大家都把眼光投向赵晓兵。
他喝了一口茶说道:“首先说说我们在坐的几位,大家都是当家人,有哪一位是缺钱的?自然都不缺,当然,要和成都的富商们相比我们就差远了。”几个人跟着笑了起来。
他接着说道:“但我们不是生意人,我们胸怀天下苍生,是为百姓做事的。宋太|祖定下高薪养廉,却是开国至今依然贪腐不断,高薪并未养廉嘛。”几个人慢慢不开腔了。
他继续讲:“如今就从我等做起,领昔日尚书薪水,做今日家国大事。可否?”
桌子上几个人的情绪被他调动起来,一个接一个慷慨激昂地答应了。
然后,他再说:下边的官吏今年的一应开支不变,都给,大伙儿更没有话说。
这大过年的了,你把别人计划过年的钱给弄没了,人家心里肯定不痛快,说不定有人会在神龛前诅咒你呢,呵呵。
丁辅问临安逃难过来的,还有二十多个人如何处置?
老爷子希望给他们一笔救济款项,老曹也觉得可以适当给点,大家一边点头一边又把眼光瞄向赵晓兵了。
他说,既然我们建国了,肯定就要管,他们虽是前朝臣工,也为这个国家操劳半身,已经到了成都,我们肯定就要待好咯。
众人听他这一说,都频频点头。
赵晓兵说临安朝廷是因为外敌入侵没了,这段时间他们就如同在家休假,按月计算全部补齐正奉如何?
这个完全说的过去,他们耍起也领薪水,相当于后世机关里的闲职人员了,他认为大家应该是没有话说的,也不存在什么吃救济的问题。
还没等他说完,李植的眼睛就亮了,丁辅和赵言呐已经是面带微笑,十分的欢喜。
丁辅听完赵晓兵的发言,大赞,很感激的看着他,觉得他做事当真是实事求是,光明磊落。
接着,赵晓兵又话锋一转,说明年官员的薪酬丁大人得结合变革再思虑了。
我们新宋不养闲人,要对那些拿钱没干事的进行考核,都量才录用到新的岗位上去。
嫌钱少,不愿意干的来去自由。
他说现在江东一带动荡,不晓得多少才子在饿饭,等着挣钱养家呢。
大家都一致同意。
看看都没有议的了,赵晓兵临时提议,将王翎补进来代理户部尚书。
他说大家讲了那么多,老百姓还要过年呢,得有人抓一下贫困家庭救助的问题。
以后办公室的具体工作交给古月桥,王翎代理户部先干起来。
这是赵晓兵临时提议,没有给他们回旋的时间。丁辅首先表示赞成,他的人嘛,其他人都不发表意见,算是通过了。
这个会开了大半天,连中午饭都是在衙门吃的。
几乎每个人都发表过意见,真正体现了畅所欲言。
赵晓兵见几个老人脸色很轻松,特别是李植,一把年纪了,原本毫无生机的的脸上浮现出些许笑容,非常难得。
都已不像第一次开会那么拘束,任由他决定就是了,他感觉很好,这才像个共和的样子嘛。
散会后,丁辅说制置司有几个人想跟着赵晓兵干的,托他引荐。他都答应了,都是领了薪水的官员,不用还浪费了嘛。
回到家里,登安他们已经将篝火晚会布置起来了。
赵晓兵叫去仓里多搬几坛酒来,自己跑去拴起围裙烤制食物,很快,篝火燃了起来,大家围着篝火暖暖地吃着,跳着,他平时难得和战士们在一起吃饭,今天大家就欢喜个痛快。
细胞修神 中华娇子大熊猫
饶是如此,任然有一个排的兄弟滴酒不沾地执勤呢。
第二天醒来,他叫登安,芸儿进来说他昨晚就把人家给送走了,还喊哪个登安。
他哑然失笑,让芸儿伺候着起床有点不习惯了,基本上都是老婆们在收拾他了,只是昨晚上喝的有点多,他不想动,收拾好了还是出去。
公主见他出来,马上叫侍女给他送上新茶。他摸着温度正好适合便喝了起来。
吃过早饭,他去陈震山那里坐下,老爷子说已经调查清楚了,此公主非彼公主,乃皇帝与临安名妓之私生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