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w4op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306,野地情人謀殺案:第八章 追蹤(2)推薦-vy513

Home / 懸疑小說 / 0w4op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306,野地情人謀殺案:第八章 追蹤(2)推薦-vy513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这时,一个人影出现在峡口,是一个采野菜的阿婆,好象天生不爱说话,只是僵硬地朝林静笃笑了笑,就提着菜篮子和铲子走开了。她收获不小,篮子里塞满了各样野菜。
阿婆刚刚离去,尼采的幽灵就出现了。
林静笃高兴地奔到他面前,拉上他的手,撒娇道:“——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尼采的幽灵扶摸着她的下巴,温情道:“你是我在山野里遇到的天使,我怎么会不来呢?跟天使约会,是全世界男人的梦想。”
林静笃心里甜滋滋的,不由笑容满面,脸色绯红,说道:“我在这等你等的好辛苦!”
尼采的幽灵耸了耸肩道:“不过有一个遗憾,这片只属于我们俩的领地,被一个闯入者侵入了!”
林静笃道:“你是说那个采摘野菜的阿婆吗?”
尼采的幽灵道:“是的。这是属于我们俩的温床,就像新婚夫妇的婚床,容不得任何人沾染。”
林静笃道:“你不要太介意了,这棵榛子树下才是我们的‘婚床’,阿婆只是在峡口望了几眼就走了!”
“我们接吻吧,忘记那个闯入者。”尼采的幽灵一把抱住林静笃,肆无地吻她的双唇和脖子。
忽然,林静笃看到阿婆在峡口窥视他们,连忙推开他,惊慌道:“阿婆在看我们,我们先坐下来,讲故事吧!我想知道贝蒂怎么杀了凯莉,她的尸体怎么会被放到克拉诺大校的书房里呢?”
夏影流年 顾紫熙
尼采的幽灵回头冷眼瞧了一眼阿婆,阿婆立忙缩头离开。
尼采的幽灵嘀咕道,“真是讨厌!”然后把林静笃拉到榛子树下坐定。
逆天狂凤:全能灵师 妃君子
林静笃扫兴道:“你讲故事吧!不管那个阿婆了!”
尼采的幽灵问:“上次讲到那了?”
霸氣 總裁
“贝蒂看到凯莉送给他的中国画,是一群鸭,浑身血液不由像鸭体内的热血一样奋涌,爱的欲望不由控制了他……然后,你没讲下去,你像贝蒂对待凯莉一样,把我压到你身下。”林静笃红着脸,羞答答道,“接下来,发生什么样的事,你自己知道的!”
尼采的幽灵怪腔怪调道:“我当然知道,我们Z–A构成了一副充满诗意的画面……”
林静笃不好意思地差开话题道:“——继续讲你的故事吧!”
尼采的幽灵忽然变得严肃起来,望着不远处的一棵白楝树,抓了一块石头朝它投去,没有砸中,而是“砰”地一声落到一块石头上,他并不觉得遗憾,而是一本正经地讲起故事来,神情专注。
“贝蒂和凯莉在四叶草丛中忘我地翻滚,忘我地亲热,忘我地私语……直到他们清醒地回到现实,夜空下的河边才恢复宁静,只有低矮的草丛中有微微的呼吸声。他们不说一句话,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忽然,贝蒂问身旁衣服不整的凯莉,她还会跟别的男人做他们那种事吗?凯莉犹豫了一下说,她不能确定。她的回答惹怒了贝蒂,跟她争吵一翻。贝蒂气急败坏,拿起地上的一根铁棍,捅破了她的喉咙……”
林静笃迅疾捂住他的嘴,皱眉道:“别说了,接下来,应该是什么样的情景,我都知道了。那肯定是世界上最悲惨、最残忍的一幕。”
尼采的幽灵挣脱她的手,沉声道:“凯莉死了,年纪轻轻就死了——就死在她心爱的人手里。她死不瞑目,据说埋葬她的时候,她的眼睛一直睁着。”
四 個 火
林静笃情绪失控道:“别说了!有点恶心!”
尼采的幽灵凝视前方,掐了一把草,捏在手里,拧成草绳样的东西,摆弄着……
林静笃静静地看着他,像要读懂他的心思。他深沉、神秘,让她有些不知所措,双手情不自禁地洗着。
林静笃还是忍不住地问:“凯莉的尸体本来在河边的,为什么会在克拉诺大校的书房里被人发现呢?”
绝色凶器
尼采的幽灵目光直视前方,面无表情地答道:“克拉诺大校是贝蒂的一个远房亲戚,为人刻薄,不知天高地厚,还有些邋遢,最重要的是他爱管闲事。贝蒂跟一个站街女搭讪,不,应该说是调情时,被他看见,他就回去告诉了贝蒂的父亲。
“贝蒂的父亲是一个有教养的人,当然容不得儿子跟风月场上的女人来往。当他知道自己的独子跟不三不四的女人交往后,大发雷霆,把贝蒂关在家里整整一个星期,禁止他任何活动。贝蒂知道自己的行动被限制,是因为克拉诺大校,不由痛恨至极,恨不能立马毙了他。从此,一再找准时机报复他……
“贝蒂杀死凯莉后,把尸体拖到河边,准备扔下河了事时,脑海里闪现出报复克拉诺大校的计划:把尸体人不知鬼不觉地放到他家里,嫁祸给他,灭灭他的威风。
“因此,他坐在尸体旁,等到夜深人静,月黑风高时,把尸体抗起来,一口气背到克拉诺大校的住处。他熟悉他家的情况,知道他家书房的窗子朝一条河,河边有一条慌路,时常无人过往,爬上那窗子也很容易。他抗着尸体,轻而易举攀爬上去,把尸体放到书桌前的圈椅上,然后不声不响地离开了……”
林静笃插话道:“之后,就有了你说的那篇离奇的报道?”
尼采的幽灵点头道:“是的。”眼神中好象夹杂着痛苦、惋惜。
林静笃那双美丽的黑色眼睛瞥了他一下,一股暖流渗入她的心里。他们心心相印,情不自禁又拥吻了一阵,全然忘了那残忍的故事。
无论故事多么悲惨,都不能动摇这对热恋的人激情相爱,爱情能使人忘记这个世界一切悲欢离合。
有一刻,他放开她,以洞察一切的眼光看着她,那是一种透人肺腑的目光。林静笃害羞地低头问道:“你为什么用那样异样的目光看着我?”
“你们中国人不是形容一个优秀的女孩——都用冰雪聪明一词吗?”尼采的幽灵虔诚道,“你就是这样一个女孩,我特别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