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cmt精华都市小说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第八十四章 我有權限,讓我來!讀書-pva9l

Home / 都市小說 / 18cmt精华都市小说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第八十四章 我有權限,讓我來!讀書-pva9l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小說推薦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舞台的后场场地很大,圣少女候补们此时都已经汇聚了在这里。
圣少女候补,从七都之中的【自由之城】辖区内的所有地区之中挑选,唯有在挑选仪式上合格的少女,才有资格进入【自由之都学园】。
你是主人我是狗 梦璃幽
但即便如此,也并非每一个入学圣少女班的少女,也能够参与圣少女仪式……有些,直到毕业,依然无缘这个仪式。
“严格来说,圣少女头衔的竞争,其实还是很激烈的吧?”
作为陪跑的一年级生们,面对这即将要登上的舞台,感到极度的不适应……学院的导师,此时正在为这批一年级的新生做着思想工作。
这一届的圣少女仪式的人数远超以往,但其实当中有不少是临时抓来充数的——来自更高层的意思。
作为学院的导师,多少也知道一些仪式的内幕。
复活日在前,看着眼前这群各种情绪的新生少女,学院的导师此时也只能够尽量安抚与鼓舞。
至于已经有了往届经验的少女,导师觉得可以稍微放心一些。
欲望征戰史 妖狐亂世
只不过让这位导师意外的是,这一届的仪式上,好像出现了好一些陌生的面孔,嗯……学园里面,原来是有这几个学生来着?
她其实看过了一些这几个陌生面孔的资料,但资料上写只是一些简单的个人资料,最后就是插班生的身份,然后陌生的几名少女,也并不归她的带领。
这就让导师不得不想到学园内部的股东们之间的问题——只是这种问题,也不是她能够插足便是了。
这位学院导师倒是看到了一个熟人的出现。
“你是…赛莉恩?”
“啊…是姬塔老师。”
“你总算是来了!”学园带领圣少女一年级新生的姬塔老师此时不禁一阵的激动,“听说今年你因为赞助商的关系,没有参加花车巡游……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你!你还好吗,赛莉恩?你休学了很长时间,可一点消息也没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各种各样的……还有一些个人的原因。”赛莉恩修女似不欲讨论这个问题太多,便连忙道:“今夜,我也会好好努力的。”
“你是可以的。”姬塔倒是轻拍了拍赛莉恩修女的肩,“一直以来,你都比任何人努力。我相信,很多人都在等着你回来。你能够重新振作起来,这是我乐意看见的事情!今夜,好好表现吧!你今夜的对手,其实不多。”
萌寵當家 令狐小樣
春末秋初 那个你
赛莉恩修女摇摇头,苦笑似的道:“导师,你这样说的话,对那些新生就很不公平了。每一个能够入选的少女,我认为她们都是最优秀的。”
“学生是我带的,我心里有数……她们,需要的是历练。但今夜的舞台,需要的是你们几个。”
上一届遗憾落选的那几个嚒……赛莉恩修女心中微怔,下意识地在后台处搜寻着上一届的那些竞争对手。
她迟疑了下,才低声问道:“尤利娅呢,感觉好像一直没看到她。”
“我也没有看到。”姬塔导师摇摇头:“明明彩排已经开始了,她却迟迟还没有出现……不过这孩子,总是很及时的,她也很优秀,她回来的,作为你最大的竞争对手,你就好好地期待她的出现吧。”
“导师,我先去换一下衣服。”赛莉恩修女点点头道。
“去吧,我也期待着你!”姬塔老师善意一笑,随后拍了拍手掌,再次向这新生的少女们训话,“好了,刚才你们看到的是赛莉恩,上一届圣少女仪式的第五名!以后,有的是认识的机会,现在,好好地听我说……蕾米娅,你在看什么,这个时候了,你还在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吗?”
被训话的少女们中,少女蕾米娅顿时被吓了一跳,连忙端正了自己的视线……只是她目光还是会悄悄地狐疑地瞄向一旁。
只是已经看不到了。
那个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的背影……好像是达修的背影?
不过这怎么可能,这里可是圣少女候补的后台,达修才不可能出现在这里哦!
……
“好险……”
【达芙妮】此时贴在了墙壁的背后,露出了一抹苦笑——不仅仅要维持着现在的装扮不让人发现,甚至还不能够让蕾米娅认出来,这是什么史诗级难度的任务啊!
她…他甚至连要上台的表演节目也没有准备好,但看着自己抽签上台的号码,【达芙妮】便脸吐槽的心情也已经没有。
“第三个就要上台么……”
“你是…达芙妮?”
就在此时,【达芙妮】听到了一道还算熟悉的声音,他下意识地看了过去,瞬间便认出来了眼前的少女,“克丽丽,你怎么也……你也是圣少女的候补?”
她不是说,她不是学园的学生么……果然,只是骗人的?
“我…勉强算是吧。”【蔷薇公馆】的小女佣此时简单地应了一声,“我…我先去更衣室,再见。”
小女佣急忙忙地从【达芙妮】的身边走开。
【达芙妮】只感觉今日碰见的克丽丽,比上次在学园碰见的时候,多了什么心事,“她感觉好像在担心什么……没什么问题吧?”
【达芙妮】的鼻子忽然动了动,他下意识地往前嗅了嗅,“这股香味好像是刚才的……”
此时,一道尖锐的叫声,猛然在后台之中响起!
【达芙妮】急忙忙地从转角位置冲出,只见一名盛装的少女,此时脸色苍白,满脸惊恐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发…发生了什么事情?”
“死、死……死人了!死人了——!!”
瞬间,整个圣少女候补们在用的后台化妆镜,都陷入了死静之中……所有人,都下意识地看着这名惊慌失措的女孩。
这个女孩,应该是第二个准备登场的。
……
……
“快…快把人放下来!快…快来人啊!”
昏暗的录影大厅之中,灯光依然打在了舞台之上,被缎带所缠绕着身体放下来的少女,此时呈现出了一种怪异的姿势,她的双腿呈一字型的张开,双手高举,如同正在跨越……这是芭蕾舞之中经典的跳跃动作。
然而少女的脑袋却诡异地垂下。
她的心脏位置,则是插着一柄银色的匕首,鲜血顺延着匕首滴落。
刹那间,评委席上的众人纷纷站起,看着那被吊在半空之中的少女,神色说不出的……各异。
“愣、愣着做什么!快动手,把人放下来!”导演的声音随即响起,瞬间几名舞台处的工作人员从两边慌乱地跑出。
睡睡有今朝
“不能放!”就在此时,杜兰德城主的男助理急忙地冲出,并且大声阻止的几名工作人员,“不能放下来,你们会破坏现场的证据的。”
“这……可是?”
“有什么事情,我会负责!”男助理此时一咬牙,“从现在开始,谁也不能靠近舞步半步!我会马上联系治安厅的调查官过来,在这之前……”
说着,男助理便看向了现场的所有人,顶着巨大压力的他,硬着头皮地看着那些【自由之城】的名流大佬们,“在这之前,希望这里的人,都不要离开录影大厅……也包括后台的所有人!”
各大评委们在度过了最初的惊动之后,却很快就平复了下来。
他们甚至没有说些什么,默默地坐了下来。
他们都知道,杜兰德的这个助理的做法是最正确的,换做了他们,大概也是一样的处理方式。
只不过,圣少女候补死在了舞台之上这种事情,影响实在是太大了——尤其是在复活日之前的这个时候。
“留在这里可以,但谁把舞台的帷幕给降下来?我不想一直盯着一具尸体……或者被它盯着!”一名评委此时却皱了皱眉头。
“不能动,帷幕也不能降下!”男助理再次硬着头皮道:“现场的一切,都不能动……各位觉得不合适的话,可以转过去。”
“哼……算了。”那发言的评委嘀咕了声,便把脸别到了另一边去,“赶紧地喊治安厅的人过来吧!难道还要等到今晚吗?”
男助理脸色难看地点了点头,随后就掏出来了电话——但他第一时间并不是喊治安厅的调查官,而是直接拨通了杜兰德城主的号码……心惊胆颤的。
心惊胆颤的原因是,这名被死在舞台上,死状怪异的少女,她是杜兰德先生的侄女……除此之外,少女也是这次仪式的热门之一,拥有不少的支持者,很有机会冲击这一届圣少女仪式三甲的人选。
……
“你好像看起来,一点也不害怕?”伊莎贝尔小姐冷不丁地在洛老板的旁边问道:“甚至也不惊讶。”
洛老板此时却眨了眨眼睛道,“因为我刚刚患有了面神经炎。”
“那是什么?”伊莎贝尔小姐下意识皱了皱眉头。
“一般来说就是【面瘫】的意思。”洛老板再次眨了眨眼睛。
伊莎贝尔小姐怔了怔,旋即便吃吃地低笑了起来……这位伊莎贝尔小姐娇笑时候,身前的波纹抖动得异常的离开,“原来你也会开玩笑的啊?”
——————
洛老板还是会偶尔皮一下的——这源自于他本身性格之中开朗的一部分,是自从在海底城的中枢塔之中收取了那份【遗产】之后,才变得更明显一些。
“伊莎贝尔小姐不也一样,看起来也是不怎么害怕的样子。”
“我害怕啊。”伊莎贝尔此时眯着眼睛,“我的心跳的很快,很快,我的手掌也很冷。我想我需要一些温暖……我的手,我的心。”
洛老板随手给出了一张毯子——这是每个座位上都有准备的东西。
伊莎贝尔此时轻笑了声,也不在意,拿起了毯子便披在了身上……她甚至调整了一下坐姿,看起来像是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去看着那具吊在舞台上的女孩尸体。
她忽然说道:“她很美丽,对不对……就像是一只,展翅的天鹅一样。”
“一只,死了的天鹅?”洛老板又眨了眨眼睛。
伊莎贝尔小姐顿时翻了翻白眼,负面情绪-10086,好感度暂时不变。
“她叫华莹。”她冷不丁地说道:“是毕业生,这一届仪式,是她最后的能够参加的了。这孩子在我的圣仪课上,一直表现很积极,也很努力,不过嘛,她始终欠缺了一些运气。”
“可惜?”洛老板忽然问道。
伊莎贝尔却摇了摇头,似慵懒般,“并没有什么可惜的,能够死在自己所钟爱的舞台之上,甚至于她的灵魂或许要回长留此地……对她来说,或许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洛老板道:“按照圣光国度的说法,人死之后,灵魂会投入主的怀抱之中。”
“就好像是再说,你自己并不是圣光国度的人一样。”伊莎贝尔轻扶着下巴,眼内充斥着放纵之色,以及那种想要得到,却似乎怎么也得不到……更想要得到的欲望。
她忽然站起了身来,也不与人打招呼,便直接往一旁的出入口通道的门走去。
杜兰德城主的男助理此时连忙上前,“伊莎贝尔小姐,你要去哪里?您现在还不能离开这个录影大厅。”
“补个妆。”她轻笑了声道:“另外解决一些生理上的问题。不能离开的话……你要帮我解决这个生理问题吗。”
“伊莎贝尔小姐,请…请不要为难我了。”男助理一脸苦瓜色。
这录影大厅的评委,一个个都大有来头……不说是得罪吧,这些人要是真的态度强硬起来,他确实是压不住的。
“现在是你在为难我呢。”伊莎贝尔随意说道:“让我在这么多人的面前。”
可他实在是不能开这个先例,不然指不定其余的评委也会以别的理由离开这里……正自为难之间,录影厅的大门打开了。
恩怨情仇
七都的管理者们,逐一走入。
【自由之城】的城主杜兰德先生首当其冲,只见他快步地奔向了舞台,脸有悲戚之色……舞台前的他,默默地看着那半空中的女孩,好一阵的沉默。
随后,杜兰德环视着四周,压着声音,声音是沉的,“任何人,在调查结束之前,都不允许离开这里半步……不管,你们是怎样显赫的身份,我说的!”
“杜兰德城主,请冷静。”加尔文大学者此时缓缓睁开了眼睛,一连平静地道:“我们会全力配合你们的调查,但也请你不要乱了方寸。”
“我知道。”城主深呼吸了一口气,随后吩咐着到:“从现在是,不仅仅是这个舞台,这个会场内部暂时封锁,每一个人,都要仔细地盘查!”
“不用这么麻烦了。”
就在此时,一道淡然的声音响起……却见七都管理者一行之中,一名青年负手缓步走出。
七都的管理者在这名青年的身边,却纷纷保持着谦卑……微低着头。
“朗度大人?”杜兰德城主此时张了张口。
那青年……朗度天使一摆手,“我说了,不用这么麻烦……很快,我就会知道凶手是谁。用我的双眼,为你们看清。”
说着,朗度天使便直接走向了舞台。
一挥手,被吊着的女孩的尸体便瞬间坠落了下来,砸在了舞台之上,发出了沉闷的撞击之声。
杜兰德城主脸色微微一变,去咬着牙,没说些什么。
朗度天使此时直接走上了舞台,来到了女孩尸体的旁边,随意一伸手,一抹金色的光辉自他的掌心之中缓缓散发。
“只要察看一下她的天命日志,就能够知道,她死亡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朗度天使淡然地说道。
七都的管理者们暗自点了点头,这确实是最快也是最有效的方法……但这样的方法,也就只有至高们,以及至高们的使者能够做到。
朗度天使的手掌持续地发亮。
然而过去了许久,朗度天使的手掌还是在发亮……他也站着不动的样子。
“朗度…大人?”一旁的杜兰德城主禁不住问道:“已经,好了吗?”
只见朗度天使面无表情地收回了手掌。
他开始沉吟。
众人望眼欲穿似的,目光都投注在了他的身上……朗度天使依然还在沉吟。
——该怎么和这群人说呢,女孩身上的天命系统已经打不开了的这件事情?
这就很尴尬了啊……
天使大人此时继续的沉吟,Emmmm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