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bf24优美都市异能 我娘子天下第一笔趣-第六百七十七章落子容易展示-h0fp1

Home / 歷史小說 / 2bf24优美都市异能 我娘子天下第一笔趣-第六百七十七章落子容易展示-h0fp1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李晔目光纠结的看着龙台下群情激奋的一群三朝元老,不知道该不该喝止他们一下。
硝煙散盡三
劍妖傳 伴讀書賊
整日里满口仁义道德,让朕勤政爱民,广施仁政的是你们这些老东西,如今站在龙台下吆五喝六,声张要动刀动枪的又是你们这些老东西。
什么意思嘛?
整天用礼仪来约束朕的行动,你们背道而驰舞刀弄枪。
什么东西。
对于安狗儿在西洋之上大动屠刀的事情,李晔本来就没有放在心上。
毕竟本土內患未清,他哪有心思像他的爷爷李政,父皇李白羽一样展望西洋诸国呢。
只是架不住一帮子大臣整天跟一窝马蜂似得在耳边嗡嗡叫,让自己来决定此事。
然而李政当年下西洋具体决策的内容,别说他这位仓促继位的新君了。
就算是李白羽这位当了几十年太子的父皇都不太清楚。
下西洋具体想要图谋什么,放眼天下也只有已经大行的李政跟下西洋的始作俑者柳明志一清二楚。
想通了这些的李晔只好借着姑父此次回京的机会,把这个难题抛给了柳明志解决。
柳大少的方才已经很明确了,不通教化,不服王化的蛮夷小国,屠了…..天诛了也就天诛了。
谁让他们目中无人,胆敢对大龙天朝巡视西洋的宝船船队对手的。
竟然致仕三百多儿郎葬身与汪洋大海,简直就是罪无可恕。
李晔看了一眼眼神狂热着退回原位的那些三朝元老,轻轻地瞥了一眼兵部尚书宋煜的位置。
他想,姑父方才的态度宋爱卿应该明白怎么回复海宁候安江河在西洋上的下一步行动了。
“诸位爱卿,还有别的事情要奏吗?”
“陛下,老臣有本要奏。”
“准!”
“回禀陛下,新一批粮草昨日已经北上,以防万一,请陛下即刻着旨户部,再征集一批粮草预备,以防粮草出了差池,从而导致北伐大业再次夭折。”
“准奏。
姜爱卿,此事交由你们户部全权处置。”
“老臣领旨。”
“如果没有别的事,今日朝会便告终了,列为臣公散朝之后,一定不要懈怠,全力以赴为北伐大业时刻准备。
朕不希望看到任何的差错,令北伐大业再次失败告终。
若是有人玩忽职守,贻误战机,依律处置,严惩不贷。”
“臣等遵旨,万岁万万岁。”
小德子清了清嗓子,将手里的拂尘轻轻一扬。
重生99當大佬 蔡晉
“退朝。”
“恭送陛下,万岁万万岁。”
李晔扫视了一下殿中躬身行礼的百官,心满意足的点点头,不着痕迹的将桌案上的四枚印玺纳入龙袍的袖口之中,脸上带着欣慰的笑意朝着殿后走去。
师父偶来了之双臻情深
困扰了自己数月的麻烦总算是解决了。
柳明志感应到李晔的脚步消失以后,直接直起身子,轻轻摇动着折扇,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径直朝着殿外赶去。
取下解兵架上的天剑重新佩戴好,柳明志有意无意的将脚步的放慢了下来。
大荒九重界
他知道待会一定会有人喊住自己的。
毕竟自己主动交出辅政大臣印玺的行径触碰了太多人的利益了,也让之前那些曾经依附自己的官员感到了心慌。
果然不出柳明志所料。
下了殿外阶梯走了约莫四五十步左右。
小马宝莉之星诺
兵部尚书宋煜,户部尚书姜远明,鸿胪寺卿王贺正不约而同的围在了柳大少的身边。
“王爷,借一步说话。”
柳明志轻笑着点点头,稍微转换了一些方向,远离了那些一出勤政殿就不停的偷偷盯着的自己的官员。
“王爷,糊涂啊,你怎么能交出辅政大臣的印玺呢?
你忠心我们可以理解,可是你这直接交出了辅政大臣的印玺就意味着你以后与朝堂之上的瓜葛越来越少。
终有一日,朝中的一些同僚便会逐渐的疏远与你,你就真的成了没有任何盟友的封地藩王了!
说句不好听的,天下一统之后,万一陛下有意削藩,你孤立无援,如何能守住自己奋斗下来的偌大家业。
不是本官不忠朝廷,实在是咱们多年的关系,本官不忍心看着你葬送了自己东征西战杀出来的家业啊。”
柳明志的伯父宋煜还没有开口说什么,老姜这家伙就揪着柳大少的衣袖喋喋不休的说了一大堆的‘训诫’之言。
显然老姜也不认同柳明志如此轻易的交出了辅政大臣的权利。
密婚
他若是在京城述职,凭借着三朝元老的威望,这说重不重的辅政之权交了也就交了。
可是离朝多年,戍守边关久已,随着一个个后进之士逐渐入主朝堂。
多年以后,一代新人换旧人,谁还会记得他这位并肩王昔日的光辉?
或许会敬畏他的爵位,却绝对不会敬重他的身份。
柳大少轻笑着拍了拍老姜的肩膀:“老姜,本王都不担心你担心什么?典型的皇帝不急太监急。
交都交了,现在说这些悔之晚矣。
还能再跑到陛下那里要回来吗?
我只想吃利息
区区辅政大臣的权利而已,没了也就没了。”
“哎呀,我的好王爷呀,重要的是这可有可无的权利吗,重要的是辅政大臣的身份,这可是你北疆王府与朝廷关联的重要枢纽啊。
常言道,伴君如伴虎,最是无情帝…….嗯哼……”
老姜闷咳了一声,急忙停了下来,把后面大逆不道的话给咽了下去。
偷瞄了一眼两侧的禁军,老姜压低了声音。
“本官人老可是心明啊,陛下雄才大略,图谋不小,天下一统之后十有八九要行削藩之举。
—————
万一真到了那一天,你起码也能有个保障不是。
真被削到了一点实权都没有的空闲王爷,你毫无自保之力,稍微一点流言蜚语就可能要了你并肩王家一门老小的性命。
老夫言尽于此,给自己留一条什么样的后路,你自己好好的衡量衡量吧。”
王贺正附和着点点头哦:“王爷,姜尚书言之有理。人有时候不得不给自己留条后路啊,远的不说,天下一统之后,不出十年,朝堂之上的官员全都要变成了后进的新人。
以你跟金国女皇陛下那点关系,手里若是没点实权,这帮子后进之流,说不定要生出点什么歪心思打到了你的身上。
陛下今日玩弄权谋的手段王爷也看到了。
怕是三年五载的光景,咱们这些老家伙,慢慢的就要退出这个唱了半辈子大戏的舞台了。
咱们相识多年,我等几人实在不忍心看到王爷你落个人走茶凉的凄凉境遇。
大龙江山如此鼎盛,半壁江山都少不了王爷你操持的手笔。
你不该落个凄凉的下场的。”
想起我叫什麽了嗎
柳明志苦笑着看着神色低沉的姜远明,王贺正二人。
“老姜,老王,你们两个老东西能不能说点好听的,非要咒本王没有好下场才高兴啊。
放心吧,天下这盘棋,哪有这么容易下啊。
落子容易,收尾难啊。
陛下不是睿宗,他还没有总揽大局的手段。
空有魄力,是干不了千秋伟业的!”
“唉,王爷既然留了后路,吾等也就不瞎操心了。”
“希望这次尽快将天下一统吧,不然的话我们这些老家伙就真的没有机会展望西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