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kn43精华小說 蛟龍決 御風先生-第一百五十九章同門中發生惡鬥相伴-trdr2

Home / 其他小說 / dkn43精华小說 蛟龍決 御風先生-第一百五十九章同門中發生惡鬥相伴-trdr2

蛟龍決
小說推薦蛟龍決
在碧蓝的海天之间,一个娇俏婀娜的身影摆动着双桨,白色的衣裙与鬓边一缕青丝在扑面的海风中,跃跃欲飞,脚下的小船恰似离弦之箭,贴着水面激射而去。
十几里的水路,不多久,已经到了岸边。
陆蕴儿把船停入一片芦苇丛中,二人上岸,往罗刹岛对岸的方向走。
二人想先悄悄观察一下情况,担心与江湖众人遭遇,因此并不走现成的道路,而是专在山林中开路而行。
激情似火,腹黑顧少強索歡
行了大约半日,眼见已是黄昏时刻,二人正盘算准备再走一段路,便寻一处地方暂且歇脚。
突得几声怒吼隐隐自远处传来,虽不时分真切,却依然摄人魂魄,震撼人心。
陆蕴儿顿时警觉起来,停住说笑,侧耳倾听,过了些时候,又是几声传来。
肃羽望着蕴儿,差异道:“蕴儿,这声音听着耳熟!好像是驱虎山庄里的那几只虎的叫声!”
陆蕴儿皱眉道:“羽哥哥,你说的没错,应该就是那几只虎!我听出它们的叫声甚是凶恶肃杀,那边一定有大事发生!”
肃羽心内吃惊,忙道:“那几只虎在此出现,会不会是我三师叔祖驱赶来的?若是,当日我师父去救他,后来就再没了消息,也不知师父他老人家来了没有?我们还是赶紧过去看看,说不定能遇到我师父呢!他老人家若无恙,这样我也放心了!”
二人因为事情紧急,急着赶过去,也不再走隐蔽之处,而是拐上沿岸的路径,脚下生风,循着声音传来的地方而去。
随着那虎啸声越来越近,还有人争吵之声夹杂其中,不断地传来。
只听见一个浑厚的声音铿锵说道:“三师叔,你与我师父乃是师出同门,自幼在一起学艺,本应亲如手足一般,而现今你却为了一己私利,不顾同门之谊,将我大师兄扣押,要挟我师父,驱虎山神也是江湖上响当当人物,传扬出去岂不有损三师叔江湖名声,让别的门派耻笑吗?
再者说,你所要的宝莲御令,的确如我师父所说,并不在我们手里,而至于肃羽孩儿在哪里,我们也无从知晓,如今我们也在找他呢!你要挟也是无济于事,依我看,不如三师叔先放了我大师兄,等到我们找到肃羽,再做商议!谢伦之言,望你老人家三思!”
话音刚落,就听得一个略带嘶哑的声音,冷笑道:“谢伦,你小小年纪跟我讲同门之谊,什么自幼学艺之情!你不妨问问你的师父,当年他们是怎么对待我的!
我们一共兄弟三人,你师父是老大,自己继承师父衣钵,独占灯花谷,统领陆上肥硕之地,而骆兴波统领水路,管理天下漕运,他们俩个都是财源滚滚,实力雄厚,而我,哼哼,躲在山林草莽之中,与畜牲为伍,野兽为伴,只能勉强糊口罢了!
我被逼无奈略有越轨之处,他们二人便横加指责,施以重罚!如今,就江湖名头与财力物力,不知比他们差了多少了!前些时候,苗飞羽遭遇难处,才想起我这个师弟来,跑到我这里,想借助我为他抵挡官府和江湖追杀,结果招来官兵,我驱虎山庄几乎全军覆灭,半生心血付诸东流!
他把我害到如此田地,我跟他哪里还有什么同门之谊!
我黄海山给你们一日为限,到天黑之前,你们再不交出宝莲御令或者那两个小娃娃,就别怪我先拿太白鹤下手出气!”
谢伦似乎还要说什么,却听见一人怒道:“二师兄,既然他黄海山不愿承认同门之谊,那我们也不必尊他作师叔,只管与他啰嗦什么!你和三师弟辅佐师父,待我来取他的老命!再救大师兄不迟!”
一言方罢,只听见半空中传来一阵急促的啸叫声,随后是兵器“叮当”的撞击之声纷起。
激战数合,却听见那嘶哑的声音吼道:“何道,江湖人称金翎圣手,这金雀蹬枝神功果得你师父真传!不过现在可不是你逞能耍横的时候!老夫要你速速退下,否则我先一刀斩了太白鹤,再来收拾你!”
何道冷笑两声,恶狠狠道:“黄海山,我灯花谷之人岂能受你要挟!今日我先杀了这个蠢蛋,一会儿定取你老命!”
说话之间,手中兵器的啸叫之声不但未曾减弱,反倒更觉凌厉。
却听见谢伦一声喝道:“黄师叔休要伤我大师兄,三师弟不可造次,快快住手!”
何道一边强攻一边怒道:“我们堂堂灯花谷怎么可以因为一个人受制于人?你这样顾及许多,优柔寡断,如何可以助师父成大事!大师兄见师父因他被人要挟,又有何面目苟活于人世!若他因此丧命,我此刻便诛杀黄海山为他报仇就是!”
他话音刚落,只听得黄海山一阵大笑道:“太白鹤,你听听这就是你同门师弟在你生命攸关时的态度!呵呵,真是无耻之极!不愧是我大师兄最得意的亲传弟子!”
他言罢,随之,有一个虚弱的声音传出
“我三弟说的不错,他是了解我的!这没有酒喝的日子,果是百爪挠心,生不如死,三师叔,你杀我之前,能不能给我弄一壶酒喝喝,那样死的也痛快!”
黄海山冷笑道:“你们俩个师兄弟倒有意思,他想让你死,你又不怕死,呵呵,我偏偏不让你死!既然金翎圣手自持得金雀蹬枝真传,老夫也露一手绝活,让他看看是我的手段高,还是他师父手段高!”
说罢,低吼一声
“猛儿小心!叔叔这就派你虎弟去助你!”
说罢,凌空一声霹雳般怒吼,直冲牛斗,地动山摇。
众人纷纷惊呼失声,何道也吃惊非小,手中七孔催风撬发出凄厉的呜咽之声,混搅在嘶吼声中又斗了几合,也高呼一声
“此物难敌,快保护师父后撤!”
正是此时,肃羽与陆蕴儿寻了许久,才恰好赶至,抬眼正看见灯花谷众人被几只虎追得四处乱窜,乱作一团。
武唐春 黃昏前面
黄海山手擎大刀立在背缚双手,披头散发的太白鹤身后,望着灯花谷众人的乱像,脸上露着一丝不屑。
我不是妳前男友 冷紫落
他旁边的几十个手下,一个个喜形于色,那为首的一个粗眉大眼的壮汉,更是喜得扔了手中的铁棒,跳脚拍手,哈哈大笑。
他正自高兴,却听见有人娇声喊他道:“二猛,什么事啊?这么开心?还不快来说给我听听!也好让我也高兴,高兴!嘿嘿”
我的混沌城
二猛听那声音好不熟悉,急忙回头看去,只见不远处正有两个人立在野径之旁,其中一个身穿白裙妖娆无限的少女,正笑嘻嘻地瞅着自己。
他顿时大喜过望,喊了一声:“蕴儿!你怎么来啦?我想了好多诗正要告诉你呢!呵呵”
说罢,就要奔过去,却被黄海山大喝一声止住。
他扭身瞅着肃羽与陆蕴儿,冷冷一笑道:“老夫寻你们多日了,你俩个来的正好!我们可以当着你师父的面做个了断!”
肃羽疾步就要奔到太白鹤身边,早被黄海山的手下挥兵刃挡住,他望着太白鹤越发苍老瘦削的面容,心中瞬间明白了其中发生的状况。
不由得暗恨自己一时心软,让师父去解救黄海山,瞬间双眼泪下,不能自抑,远远跪下,悲声道:“师父!都是肃羽不好,害你受苦了!”
太白鹤见几只老虎将灯花谷众人冲击得七零八落,心中担心至极,正暗自心急无解,突然看见肃羽跪在前方,他顿时大喜,来不及与肃羽说话,而是摆头到处寻找陆蕴儿,嘴里不停地念叨
“肃羽你来了!可是……蕴儿呢?蕴儿在哪里?她在哪里?快叫她来!快!”
这时,蕴儿听见他不停地喊自己,心里好笑,才从野径上轻巧巧地过来,立在肃羽身边
瞅着太白鹤笑道:“师父,你怎么今天这么想我呀?我不是在这儿吗?不过我可没给你带酒!你想我也没用!嘿嘿”
太白鹤见到她欣喜若狂,急忙道:“蕴儿啊!乖孩子,今天师父不问你要酒!你呀赶紧用法子把那几只老虎呼唤回来,否则灯花谷可就真得完了!”
陆蕴儿回头瞅瞅身后的惨象,正看见灯花谷众人为了躲虎纷纷窜上大树,就是苗飞羽也蹲在树杈上不敢下来。
四大名捕破神槍之慘綠 溫瑞安
而金翎圣手何道早已没有了刚才的威风,把自己吊在一枝最高的树枝上,眼瞅着几只斑斓巨虎在树下来回兜圈,不断地龇牙嘶吼,身体随风颤颤巍巍,上下乱抖。
她更觉好笑道:“师父啊!你忘了,刚才他们还不管不顾你的性命呢!他们现在可是活该!我才不去管他们呢!嘿嘿”
太白鹤忙摇头道:“刚才他们也是无奈之举,哎呀,蕴儿你快去把老虎招回来,啊?乖!”
见蕴儿只是不理,急道:“蕴儿你赶紧去呀!只要你招回那几只老虎,为师我一定记着你的好,报答你的!”
陆蕴儿见他越发着急,她反倒越发淡定,嘴里托着长音笑道:“你要报答我啊?师父!你还被绑着呢!你能拿什么报答我呀?嘿嘿”
太白鹤想想自己尚且自身难保,哪有什么能报答别人的呀?情急之下,突然看见肃羽,急脱口而出道:“肃羽最听我的话,你招回老虎,我便让她非你不娶,而且今生只能娶你一人!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