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uhye精品小說 盛唐陌刀王 txt-第七百八十七章 奪人之妻相伴-310ue

Home / 歷史小說 / 1uhye精品小說 盛唐陌刀王 txt-第七百八十七章 奪人之妻相伴-310ue

盛唐陌刀王
小說推薦盛唐陌刀王盛唐陌刀王
李嗣业掀开车幕望向妆楼,只见一位头戴帷帽身穿素色襦裙的女子在婢女的搀扶下出门,来到了走廊的栏杆前。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来了,来了!”楼下的无数书生都眼巴巴地昂起头。
杜家九娘子把自己的帷帽头纱摘下来,众人的双目绽放出惊艳光芒发出低沉惊呼。她素面朝天,连朱唇都不曾涂脂,却有一张天然的绝美容颜。
她从婢女手中接过绣球,书生们纷纷推挤成一团,踮起脚尖把双手高高探起,仿佛扑得够高就能探到姻缘。
魔法花学园4
她将又目光投向了人群外围,一名身穿月白襕袍的男子负笈游学途径这里,正茫然地抬头张望,一双眼睛清澈洞明,宛若有星辰。
杜九娘的目光被他所吸引,周围的凡夫俗子黯然失色,她果断地把绣球丢向了这名男子,正落在他的怀中。男子愕然地抬起头来,正看见了杜九娘羞涩的凭栏一笑,不禁也看痴了。
谁看了她之贝贝闯天涯
周围的读书人连连向他拱手恭贺道:“刘文房,恭喜恭喜啊!”
坐在远处车中的李嗣业先是赞叹道:“真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小娘子算是绝色了。”
萌妻难逑:三生有幸宠到你
他又指着怀抱着绣球的男子问库班尼:“这位上天垂青的才子叫什么名字呀,快去打听打听。”
库班尼很快折返回来,趴在车驾旁说道:“这是留在长安城侯选授官的进士刘长卿,乃是宣州才子,诗才冠绝京师,当是新一代文坛的执牛耳者,今年才不过二十一岁,当真是风华正茂,与杜九娘可算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李嗣业揪着下巴上的胡须点点头道:“回去再说。”
河自漫漫景自端
上古 小說
我 的 美女 上司
等他们回到王府中,李嗣业直接吩咐库班尼:“你去府中帐上支一些金银,绸缎,越多越好,前往杜府上提亲。”
库班尼难以置信,但还是惊讶地张圆了嘴巴问:“哪个杜府?”
“还能有哪个杜府?当然是杜九娘家,你去告诉杜家的祖母,就说李太尉看中了九娘,要纳她做妾。”
库班尼小声地询问:“主公,这么做是不是有些不地道?”
李嗣业似乎没听清楚他说什么,只吩咐道:“你说的对,那就再迟两天,等刘长卿和杜九娘书信来往山盟海誓,发誓白首不分离的时候再去提亲。”
库班尼:“……”
“主公,你要提亲这事问过夫人吗?”
李嗣业愣了一下:“还没,不过这事我会找机会给她说的。”
库班尼又忍不住问了一句:“这种事情,主公忍心吗?”
李嗣业盯了他一眼,默然说道:“如果连抢一个女人都不忍心,将来怎么忍心抢别的东西。”
青丝劫 一碗疯子
家中负责收拾房间的女婢恰好听到两人的对话,偷悄悄地去告诉了管家婆,管家婆又去报告给十二娘。
李十二娘听闻后头晕目眩险些倒下去,被几个仆妇搀扶住,掐了人中才悠悠醒转,失声啼哭道:“他是不是疯了?我不是反对他纳妾,可宁拆十座庙,不破一门婚!他就算是再色欲熏心,也不能做出这种棒打鸳鸯的事情!他就不怕天下读书人戳着脊梁骨唾骂吗?”
十二娘一阵啼哭过后冷静下来,左思右想感觉不对头,自己的丈夫她还能不知道?自成婚十几年来从未纳妾,就算宫中皇帝赐下美女,也多放置在西凉王府中当做花瓶。怎么自从回到长安之后就转了性,变得如此急色无义了。
她擦拭着眼泪吩咐管事:“去把阿郎请过来。”
家中奴婢们本着看戏不嫌事大的心态奔走相告,互相在交落里窃窃私语,看到主人经过又连忙低头垂目。
李嗣业来到十二娘的卧室中,摈退了所有下人,夫妻二人不知低声不知细细密谈了什么。
突然间两人突兀地吵了起来,声音尖锐如同穿刺,从卧室吵到了正堂上:“这日子不过了!去讨你的杜九娘去!你个色欲熏心的混蛋!你棒打鸳鸯,你让人戳脊梁骨!你要把我这个家给毁了!”
“我怎么了?老子赴死拼杀这么多年!挣下这么大一份家业!我想享福,想纳一个小妾还不能够了!”
家中奴仆们躲在正堂的外面,吓得大气都不敢出,生怕被主人的怒气波及,其中有两个种草的园丁蹲在花丛里,嘴角带笑相互对视了一眼,悄悄弓着身子溜出了院子。
十二娘终究还是拗不过丈夫,西凉王府很快便派人去杜府提亲纳妾,杜九娘的家中主母本就心肠歹毒,趋炎附势,见有当朝太尉前来提亲,连连点头答应,笑脸如同厌俗的芍药,恨不得今晚就把女儿塞到王府上去。
杜九娘含泪抗争,却被主母封住门窗,拿掉了一切尖锐物品,甚至锯断了房梁防止她上吊,只等着吉日送去过门。
九娘苦无对策,趁着同情她遭遇的仆人来送饭的当口,咬破手指写下血书,连同自己的发簪当做定情信物,拜托家仆送给住在国子监的刘长卿。
刘长卿接到信物后,看到白色绢布上字字血泪书写着:妾当殒命,不负君情。刘诗人痛不欲生,四处奔走相告,幸好他的几位诗友家中长辈在朝为御史,愿意上疏弹劾李嗣业。他进士科的主考官嫉恶如仇,也愿意帮助刘长卿上疏,国子监的许多太学生纷纷将消息传播开来。
这些事情的始末李亨在深宫中早已知道得一清二楚,李辅国站在一旁将李家发生的鸡飞狗跳,夫妻反目的事情绘声绘色地讲出。
李亨端着药茶盏险些一口喷出去,站起来放声大笑道:“哈呀,李嗣业一生兢兢业业,治理地方,带兵有方,征讨大食、印度、收大勃律,平叛戡乱收复长安、洛阳二京,也算是功勋卓著了,谁成想晚节不保,竟然让一个女子迷住了心神,做出此等不智之事来。”
一个人的抗 样样稀
冷皇霸宠:邪妃要出墙
李辅国站在下方笑着逢迎:“大家你是不知道外面的情形,长安城风雨纷来,大街小巷都在谈论此事,文人们纷纷写诗痛骂李太尉,老百姓称之为斗鸡太尉,横刀太尉。御史台的御史们纷纷上疏弹劾李嗣业,要求陛下严惩李嗣业,还刘长卿一个公道。”
“呵呵,哈,”李亨讥笑道:“这横刀太尉是个什么意思?还有,这杜九娘果真生得十分美貌吗?”
“横刀夺爱嘛,为人所不齿。”李辅国又道:“启禀陛下,杜九娘国色天香,美貌冠绝京华,连奴婢看了都感觉赏心悦目,忍不住想揽入怀中亲近呐。”
丢失的50年记忆 白行
李亨听得心神动摇,强忍下要见一见这杜九娘的想法,他实在是怕自己见了之后也被美色所迷,把眼前的大好局面给毁掉,不禁大发感叹:“果然还是英雄难过美人关。”
李辅国趁机上前进言道:“陛下,不如趁此机会摘掉李嗣业的太尉,降为开府仪同三司,勒令他在家闭门思过,然后将杜九娘与刘长卿赐婚。如此陛下不但安慰了御史言官,还赢得了长安文人的好感。让这老小子什么都得不到,还惹了一身骂名。”
“错了。”李亨笑指着他摇摇头:“你终究还是目光短浅了些,朕若将杜九娘判归刘长卿皆大欢喜,人们只会骂他一阵子,终究还会忘掉这件事。朕要让这些御史言官,文人墨客,长安百姓骂他一辈子,也要让这杜九娘的美色坏他的心智,损伤他的体魄,迷乱他的心神。到那个时候李嗣业早已声名狼藉,丧失志气,有何可惧?到时候他的生死祸福,全被朕拿捏在手里。”
“哦,还有,那个刘长卿不是进士候选吗,擢升他为侍御史,这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想必是恨得咬牙根,将来需要他弹劾的时候,定然能够像狗一般扑上去撕咬。”
“陛下的这个比喻还真是贴切,哈哈哈。”
紫宸殿中主仆二人得意地大笑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