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etst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 ptt-第七十六節 潛伏展示-j0uah

Home / 仙俠小說 / 0etst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 ptt-第七十六節 潛伏展示-j0uah

西遊之絕代兇蟾
小說推薦西遊之絕代兇蟾
这世间若说望海菩萨最忌惮之人,当属云翔无疑。
三界中只有极少数人知道,望海菩萨其实也是阿弥陀佛的弟子,来自于斜月三星洞之中,若按照辈分来算,其实应该算是本去佛祖的师妹,孙悟空的师姐。
作为一位资质极高的佛门女修,她很早就具备了超过同辈男修的实力,而且还有着寻常男性所没有的细腻心思和应变能力,所以,她被阿弥陀佛和东来佛祖选中,混进了西天成了内间(古代间谍的一种称呼)。
来到西天之后,她一面努力隐藏自己的真正修为,一面又充分展示出了自己的能力和资质,屡立大功,果然受到了佛祖的赏识,不过千余年间,便晋升大职正果之位,成为了西天大菩萨之中的唯一女性。
后来,四大菩萨进中土,她也成为了其中之一,从此脱离了本去佛祖的眼皮子底下,行事也更加方便了起来。这些年间,她利用自己的能力,着实为东天办成了不少大事,甚至于如今在中土东天压过了西天,其实都有她的一份功劳。
千年以来,她其实是很少犯错的,唯一的一次错误,就是当年受到云翔和无支祁的埋伏,万般无奈之下,展示出了真正的实力,结果最后却被云翔逃脱了。
前些年,她听说云翔找上了灵山,而且似乎还和佛祖达成了某种协议,甚至甘愿献上金蝉子,心思细腻的她就隐隐生出了些担忧,因为,一旦云翔真的投靠了西天,她的许多秘密就无法遮掩了。
末魂殺
渺远未来
然而,几年过去了,佛祖似乎并没有对她出手的意思,让她稍微松了口气,不过,她内心深处的担忧,却仍是与日俱增。
皇妃媚亂:傾塵 鹿不問
直至今日,她亲眼看到了云翔,而且还知道了大唐国师胡宁与云翔似乎有些交情,回想这大唐会如此亲西天而远东天,他才终于确信,自己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云翔果然是在帮西天办事。
云翔知道她的许多秘密,如果一旦告诉佛祖,后果不堪设想,现在的她,最需要考虑的,是如何才能保护住自己的身份不会暴露。
她当然并不知道,其实当年在东来岛上,东来佛祖已经在不经意间把她卖了,云翔对她的身份简直是了如指掌。而在她看来,对方心中可能给她招致怀疑的秘密,主要还是两处:第一,她隐藏了真正的修为,第二,她抓住了无支祁,却没有禀告佛祖。
当前这形势,她当然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向云翔发难,而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消除掉这两个疑点,方才能够保住自己的安全。
这些念头说起来很长,在望海菩萨的脑中也就是一瞬间罢了,想及此处,她再回头看了看一脸茫然之色的文竹、普仙二位菩萨,淡淡一笑道:“国师当真是消息灵通,贫僧前些年修为刚刚有些突破,便已难逃国师法眼,既然如此,贫僧便也不藏拙了,和黄眉菩萨切磋一番也就是了。”
文竹、普仙二人听得这话,也忙问道:“望海菩萨,莫非你当真有把握对付这黄眉?”
望海点头道:“二位菩萨尽管放心,贫僧定然不会丢了西天的脸面。”说着,她对着黄眉菩萨合十行了一礼,道:“黄眉道友,请。”
黄眉菩萨脸上带着一丝不屑的笑意,来到了众人中间的空地之上,与她相对而立,道:“望海道友,不知你打算如何开始?”
妾本情凉 甄歌儿
望海菩萨道:“刚才道友说过佛家的五门功夫,咱们便先比比手印吧。”
黄眉菩萨点头道:“望海道友只管出招便是。”
望海菩萨也不推辞,手捏兰花,一道简简单单的持水法印便已击了出去,便见空中凝成了一只斗大的蓝色法印,朝着黄眉菩萨便当头拍了下去。
面对这气势汹汹的一击,黄眉菩萨却是毫无惧色,反而笑道:“既然望海道友讲求礼数,贫僧也不能怠慢,有礼了。”说着,只见他双掌合成梭状,朝着前方轻轻一击,也是简简单单的一记法印击出,空中便凝成了一只大小一般无二的红色法印,也正是基础法印中的掌火法印。
对方以基础法印起手,原本就是一种礼节,他同样以基础法印相接,算是回礼。
不过,按理说来,水克火是人尽皆知的道理,他却偏偏以被克制的掌火法印来接对方的持水法印,其中的蔑视之意,已是不言自明。
两个法印相交,空气中传来嗤的一声轻响,二者相持了片刻,便各自消散而去,算是拼了个旗鼓相当。
望海菩萨轻轻一皱眉,法印再次击出,却仍是一记持水法印,只是这一次空中凝成的法印,比起之前的颜色更要深邃许多,看上去竟有几分凝实的感觉。
黄眉菩萨显然对这同样一记基础法印颇显不悦,道:“望海道友,如此便有些无趣了吧?”说话间,他手掌向前平推,却是发出了一记净土法印,以土克水,这是准备让对方难堪了。
英雄聯盟之競技之心 雛松丶
红颜劫:修罗王的绝宠 苏舞
然而,出人预料的是,两道法印相接之后,持水法印却并未如他所想一般被净土法印击散,而是再次相持不下,而这一次,却是蓝色法印隐隐占了上风,竟似要把黄色法印吞噬掉一般。
愛已成殤:冷面閻羅的殘妻 卿非佳人
眼见自己的净土法印居然敌不过对方的持水法印,黄眉菩萨的脸色顿时凝重了起来,手印一变,净土法印直接变作了狮吼法印,瞬间由守转攻,朝着持水法印反扑而去。
狮吼法印属于较为高深的法印,他此时施展出来,其实已经是以大欺小了,即便赢了也算不得漂亮。
望海菩萨眼见对方这法印厉害,也不敢大意,手势一变,就由持水法印换做了覆水法印,同属进阶法印,再次压过了对方的狮吼法印一头。
接下来,二人手中不断变换着法印,都想胜过对方,黄眉菩萨双掌如穿花蝴蝶,幻化出了上百道法印,当真煞是好看,可无奈的是,望海菩萨却仅仅是以那六七种水属性法印相迎,始终不落丝毫下风,足足一炷香的时间里,二者却仍是斗得不分胜负,看得在场众人惊呼不已。
而此时一旁的文竹、普仙二位菩萨看着场中的激斗,却是目露骇然之色。
在他们的记忆中,望海菩萨应该是略逊他们一筹的,可她此时展示出的实力,竟已是不逊于一般佛陀,若说几年时间就能突破到如此境界,着实让人难以置信,可事实摆在眼前,他们又不得不信。
他们再看向胡宁之时,已然生出了一种高深莫测之感,望海菩萨这般修为,连日常多有来往的他们也无法发觉,却被对方识破,看来,这原本毫不起眼的国师,也并非之前所想的那般简单啊。